申花痛失重夺头名良机 曲圣卿表现并不出众

  • 申花痛失重夺头名良机 曲圣卿表现并不出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英超

申花痛失重夺头名良机 曲圣卿表现并不出众解放日报济南4月1日电(记者杨仁杰)申花托普队昨天晚节不保,在百事可乐足球甲A联赛第5轮客场对山东鲁能泰山队的比赛中,最后1分钟被对手追成1比1,痛失胜局。

申花队上下半场的表现大相径庭,判若两队。上轮比赛中未露脸的兰科维奇、祁宏、忻峰三人复出,申花队阵容整齐,上半时打得很有耐心,尽管场面上并不占优,但射门的质量、把握机会的能力均强于主队。第31分钟时,拉萨在对方禁区内创造了一次点球机会,兰

科维奇操刀打破泰山门将张蓬生的十指关。

失球后的泰山队尽管攻势如潮,但急于求成、脚法粗糙,所射之球不是放“高炮”就是与门柱擦肩而过。申花队在稳扎稳打的基础上,伺机出击,体现了一支职业球队成熟的风范。

易边之后“风向”转了,申花队一直被泰山队压着打,攻到前场的机会甚少,几乎没有像样的射门,而泰山队在下半场就有9次射门。申花队想通过密集防守,保持一球领先的优势,但百密一疏,在伤停补时阶段的最后1分钟,被泰山队打长传反击,由宋毓明攻入了扳平比分的一球。

申花队在整个下半时被动挨打,与两位前锋有关。曲圣卿由于伤痛,不在状态,77分钟时被霍智宇换下。兰科维奇在85分钟时,由于背后铲人,被主裁判陆俊出示本场比赛的第二张黄牌罚下场。申花队的攻击力量全垮了,只能指望通过拖延时间来保住胜果,但不得已的消极保守终于酿出了苦酒。

为何老是功亏一篑

与上一轮主场战重庆力帆队一样,今天比赛最后一分钟申花队又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上回是申思主罚点球未中,没有把握住机会;这回是被泰山队“反攻倒算”,得而复失。足球场上没有“如果”,遗憾只能带到将来,正如申花主帅佩特科维奇所说:“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我们回去要好好总结”。

佩特科维奇将气出在兰科维奇头上,因为没想到他会在这一场并不凶险的比赛中“申领”两张黄牌。平心而论,今天曲圣卿的表现并不出众,倒是兰科维奇上半时在前场的游动,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对于泰山队的扳平,也有另一种说法———“必然论”。泰山队主帅伊格纳捷耶夫说:“泰山队今天创造了很多机会,只是球员太紧张而没有把握住机会,否则就不必苦战到最后一分钟了。”

佩特的“偶然论”与伊格纳捷耶夫的“必然论”,都指出了申花队的一个要害问题:为什么老是最后1分钟“功亏一篑”之所以功亏一篑,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

符宾与申思是国家队的队友,对申思射点球的技术动作相当了解。换了别的守门员,或许申思就能“一脚定乾坤”了;泰山队下半场攻势如潮,如果申花队有喘一口气的机会,或许能坚持到最后。这些都是外因。

我们再来看看内因。申思赛后说:“我想求稳,所以出脚角度太正,力度不够”。我们不能以“世界名将在关键时候也会射失点球”来为他开脱,至少可以说,他在这方面还不过硬。

佩特对兰科维奇的批评有一定道理。他在“申请”黄牌方面有“前科”,所以裁判对他很留意。如果多一点自知之明,多一分克制力,不因为自己被罚下场而使全队减员的话,泰山队很可能一直“开花不结果”。

不要抱怨客观因素,还是应该从主观上找原因。幸好联赛刚开始,申花队就暴露出了这方面的缺陷,使佩特下决心“回去好好总结”,以求根治。如果到联赛后期才出现这种问题,那倒有可能在本赛季中真正“功亏一篑”了。

山东球迷新印象

说到山东球迷,总有一种粗犷的印象。记得那一年,泰山队在虹口体育场挑战申花队,球场上有火药味,看台上更是“火爆”,赤膊的山东球迷将座椅拆了当“武器”,与主队拥趸干了起来。可这回看鲁沪之役,这种印象全变了。

今天山东省体育中心球场大约有七成观众。一位女球迷说:“头一个主场人最多,泰山队在亚俱杯预赛中成绩太差,赶跑了一些观众。”

输球也不全是一件坏事。鲁沪之战前,一位当地球迷让我“预测”,我说“有可能平”,但这位球迷很认真地说,“泰山可能会输一球”。比起前几年“泰山必胜”的口号,山东球迷的心态平和多了。

心态平和,对待球员的态度也就变了样。战幕在全场观众的掌声中拉开。在整个90分钟比赛中,这种掌声就没有停过。

第31分钟,陆俊判罚点球时,球迷没有谩骂,只是平心静气地坐着,默默地接受这个事实。51分钟时,卡西亚诺给谢尔盖“喂”了一个好球,虽然谢尔盖将这个必入之球射失,观众还是给予掌声鼓励。

山东球迷的掌声不仅给主队,有时也会送给客队。有伤的申花前锋曲圣卿被换下场时,球场内也响起一阵掌声。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下半场最后几分钟,泰山队为挽回败局猛攻申花队大门。越急失误越多。坐在记者身旁的几位球迷喊道:“别急,把握机会就有戏”最后,宋毓明“心领神会”,报答了球迷。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