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二十年荆棘奥运路 

  • 中国足球二十年荆棘奥运路 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西甲

历史又到了检点记忆的时候

历史又到了书写新篇章的时候

1996年:雨夜断魂

1996年中国国奥再一次与韩国国奥相遇,再一次被对手打进三个球,再一次与奥运无缘。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我们已经开始了职业化,它第一次让我们感受到我们的职业化的脆弱,也第一次让我们正视职业化——足球改革只是帮助我们走上一条正确之路,而正确之路离胜利之路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1996年,中国职业化的人气正是最高涨的时候,在惨淡经营了多年的专业化体制的国内足球环境里出现的一些很僵化的问题在职业化面前一点一点地得到了解决,而以上海申花为代表的职业化联赛中诞生的新的足球明星、城市英雄正把我们的足球变得有声有色。所有人都抱着一种乐观的态度看待足球,看待这次奥运会的外围赛。

还有一点要提到的是,几乎就在奥运会小组赛开赛的同时,以AC米兰为代表的世界俱乐部强队纷纷到中国来淘金,商业比赛的成功运作让人们觉得我们的职业化成果仿佛触手可及,而以国家队以及北京国安队为代表的与这些外国俱乐部的高胜率更让人们对这届奥运会充满信心。

那是中国足球的一段黄金时代。

所以当中国国奥队在小组赛中选择昆明作为主场时,得到的几乎是一致的赞扬声——充分利用高原的主场之利。其实我们对付小组赛的对手根本用不着这样兴师动众,而且高原对我们也未必有利——但那个时候我们认定足协的工作已经很科学化很民主化了。

在这种氛围当中,中国国奥队开始了他们第五次冲击奥运会的征程。

在这届国奥队当中,先后有25人参加7场比赛,他们大多是在专业体制下成长起来的,成名于职业化的球员,所以他们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这群后来被我们称为中生代的球员的其后经历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很快便被更年轻的健力宝一代抢班夺权——以至于现在的国家队应该是他们这一代人挑大梁的时候,我们几乎很难找到他们的影子了。让我们看一看他们的大名单:孙刚、张蓬生、刘越、张恩华、吴承瑛、肖坚、朱琪、李明(山东)、陈刚、申思、孙建军、姚夏、杨晨、周宁、彭伟军、李玉展、庄毅、谢晖、谭恩德、于根伟、于远伟、李小鹏、潘毅、曲圣卿、王灏。以上海队和未曾经历桑特拉奇改造的山东队为班底的国奥队员就像他们的母队一样经历了几年的风雨之后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而这些队员当中杨晨作为留洋成功第一人还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国内的曲圣卿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沦之后重新成为最有价值的球员,像张恩华他已经与参加过上届奥运会外国赛的老国奥们一起成为了老将。其它的偶尔还有灵光一现,但已经绝不能提当年叱咤风云的豪气了。

他们的教练是戚务生。那时的戚务生正是威望最高的时刻,在不断地取得商业比赛的成功之后,在一扫施拉普纳留下的晦气之后,他是中国足球未来的象征,他还是性格刚毅、意志顽强、用兵如神的帅才的象征。我们总是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能力,然后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人的身上,这也许是中国足球最显著的一个特点了。

比赛规则:参加预选赛的队伍先进行小组赛,小组第一的队伍参加八强赛。中国队被分在A组,同组的对手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小组出线后,八支队伍被分成两个小组,中国队被分在第二小组,同组的对手有韩国、哈萨克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小组前两名出线,再进行交叉赛,决出前三名进军亚特兰大。

小组赛:小组赛对于中国队来说仅仅是走过场而已,但中国足协上下还是十分重视,把主场定在了昆明,希望借高原之利顺利拿下比赛。中国国奥队先打两个主场,然后打客场。

1995年7月2日,中国国奥队对新加坡,像人们预料的那样,中国队并没有遇到任何意义上的抵抗,由谢晖、庄毅分别攻入两球,4:0大胜。但7月9日的第二场比赛却风云突变,高原反应没有按预期在马来西亚身上发作,反倒让中国国奥感到不舒服。在上半时28分钟国奥队才由后卫李明第一次打破对方大门,但下半时第二分钟马来西亚将比分扳平,此时中国队才意识到对手并不是纯粹的鱼腩之师,在彭伟军和曲圣卿上场之后慢慢找到感觉,下半时32分钟彭伟军一记远射将比分定格在2:1。

7月22日,中国队作客大马,经过第一轮与马来西亚的交锋,中国队已经不敢大意,此战如获胜,中国队将提前一轮出线,马来西亚也把希望寄托在这场比赛之上,希望用三板斧把中国队打败,但对方技不如人,20多分钟后,中国队开始占据主动,在其后的比赛中由李明和谢晖分别射入一球,以2:0取胜。7月29日,在一场无关大局的比赛当中,中国队在客场以3:1战胜新加坡。小组赛结束以后,中国队以四战四胜进11球失2球的全胜战绩昂首挺进八强战。

复赛:中国队在复赛中同沙特阿拉伯、韩国和哈萨克斯坦分在一个半区,应该说这个分组对于中国队来说是一个不好不坏的签。好的一点在于中国队并不惧怕沙特和哈萨克斯坦,而坏的一点自然是中国队又和老冤家韩国队同组。不过从整体上看中国队这个签可能也是在有韩国存在的前提下最佳的签了——第一,中国虽然对韩国不占任何优势,但是中国队不怕西亚和中亚球队,而韩国比较而言与西亚的打法相克;第二,中国队提前与韩国相遇,至少不会在半决赛中首先与韩国相遇,所以出线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假如这个小组中形成连环套的局面,以中国队的实力,获得小组第二的可能性也相当大。

但让所有人感到有一种不祥之感的是比赛地点在吉隆坡,这是中国足球的一个伤心之地。

3月17日,中国队迎战哈萨克斯坦队。这是中国队第一次与哈队交手,在这场遭遇战中中国队打得异常艰难,不仅被对手率先攻入一球,而且杨晨还被红牌罚出场外。但中国队还是稳扎稳打,凭借谢晖和姚夏的两记入球两次在落后的情况下将比分扳平,并在此后凭借于根伟和彭伟军的两个入球大胜对手。这场比赛可以称得上是戚务生的经典之作,先换上彭伟军,给谢晖传出一脚好球,将比分第一次扳平;再换上于根伟,成功攻入一球并使中国队在比分上第一次超出对手。正因为这场比赛的胜利来之不易,也正由于比赛中出色的临场发挥,戚务生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竟然喜极而泣,让人感动,也让人感到一种莫名其妙。在同一天进行的另一场韩国队与沙特阿拉伯的比赛当中两队打平,第一轮小组比赛结束后,中国队积分最高,小组出线形势一片明朗。

3月19日,中国队的对手是沙特阿拉伯队。此战之前有两个背景,第一是此前的12年中国队与沙特交锋无一败绩,第二是沙特国家队由于在此前的美国世界杯上发挥极为出色,从而奠定了它在亚洲强者至尊的地位。因为这两个前提,中国与沙特一战就变得极有观赏性,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一仗中国队打得很艰险。中国队最终凭借谭恩德的一记入球与沙特战平。

在同一天进行的韩国对哈萨克斯坦的比赛中,韩国队虽然先失一球,但还是在下半场59分钟扳回一球,并在终场前2分钟射进致胜一球。这样在第二轮比赛结束之后,中国队与韩国队同积4分,但中国队净胜球较多,沙特队积2分,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的对手较弱。照此形势分析,中国队在最后一场对韩国队的比赛中只要打平即可确保一个小组出线的席位。

又是一次打平即可以出线,又是韩国队。

很难想像戚务生当时想的是什么。戚务生在打本届奥运会预选赛之前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曾经带队获得过亚运会的亚军,这也是国家级成年男子足球队所取得的最好成绩之一,他的信心还来源于他在商业比赛当中积累的经验和能力。但我们猜得到在第一场与哈萨克斯坦的比赛之后他喜极而泣的表现已经证明他的意志正一点一点地被消解。偏偏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韩国队,他身上还肩负着让我们摆脱“恐韩症”的任务,他还要为他的前任徐根宝洗刷耻辱……他面前最大的一个敌人,让他感到压力,他也想让这场比赛证明自己是中国最好的教练。戚务生如果胜了这场比赛,那么其后中国足球的历史肯定要重写,但不幸的是,这场球输了。

我们很难再有足够的心情去描述这场比赛,但我们还是要揭开这个伤疤,因为在这个伤疤后面实际上是中国足球的一种宿命般的悲剧命运。中国队虽然没有像上一届那样在短短九分钟之内连丢三球,但在上半场依旧无法抵挡韩国队的进攻,在下半场开场不久,中国队就以两球落后。此前韩国队攻入的第一个球是否越位曾经引起争议,而此后几分钟中国队攻入的一球是否进网也引起了争议,主裁判判那个球进球无效,这极大地影响了中国队队员的情绪,队员火气上升,球也是越踢越糟,最后又被对手乘机攻入一球,再次以0:3惨败。

在同时进行的比赛当中,沙特队以4:0大胜哈萨克斯坦队,既拿了分又拿到了足够的净胜球,中国队也就失去了最后一丝以小组第二身份出线的希望,中国队再次重复上次奥运会预选赛的命运,在即将达到目的时候功亏一篑,痛失决赛权。

而这场比赛又像极了本次奥运会中韩第一次交锋时的那场比赛,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中国队的进步,丢了一球之后不会再兵败如山倒,但我们也要看到自己的原地踏步——输了球之后越来越大的火气。与那一次不一样的是,我们这一次没有了打平就可以出线的机会。10.29之夜,所有人都默默地离开电视机,有人说,这一次要是打平就可以出线该有多好。可是,我们的现状却不是这样。

我们早就说过,历史不相信假如,一次又一次的失利为我们证实了这一点,不断地证实着这一点。

焦点人物:戚务生

戚务生几乎是一夜之间从偶像变为罪人的,从吉隆坡的第一场比赛之后,他再也没有得到过大家的夸奖之辞。而他与别人相比更不幸的是他被人指责的历史延续了更长的时间,一直到1997年底。那时十强赛已经结束了,他的那句他只负他该负的责任的话成为历史的一个笑柄。戚务生从某种意义上说依旧可以算做国产教练中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即使是在大马的比赛当中,他也曾经有过自己的得意之作,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在哈萨克斯坦之战中几次换人的神来之笔,都证明了他对对手的把握超过他的继任者 ,而他对局势的判断能力更是较霍顿胜出一筹。他在比赛过程当中表现出的指挥艺术的灵活性也说明了他的能力的过人之处——更不要提他在从国家队退下来之后对甲A和甲B几支球队的调教。

但他的性格,那些曾经被我们视作刚毅的性格却害了他,从他身上暴露出来的那种矛盾性也证明了中国足球的不自信。一个真正成竹在胸的人不会因为一场意料之中的胜利而在新闻发布会上失态,那个时候我们理解了他所承受的压力,而一个教练是不应该如此脆弱的。同样一个能够坚持以我为主打法的人也不会因为他人的鼓噪而改变自己的策略,而从吉隆坡之后,戚务生从一个性格坚定的人变成了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不负责任就在于他可以听从任何一个人的意见,甚至包括赛场上球迷不负责任的起哄。在一年多以后的十强赛上,所有人都主张让吴承瑛入队,他听了,但作用却并不是很明显;在金州,赛场球迷喊换李铁,于是他就换了。在这一点上,刚愎自用的霍顿更有可取之处,因为坚持自己的用人原则就意味着自己要对球队的失利负责,而我们当年看到的戚务生却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责任感。

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不可能取得比赛的胜利。戚务生用他的悲剧性的命运向我们证实了这个可以说是无须证明的道理。
中国足球命运辞典:

戚家军:这个与戚务生名字连在一起的词,几乎可以证明同一件事,那就是心理素质的问题。在奥运会与十强赛之间,戚务生领着他手下的这群战将参加了一次亚洲杯,而在那次比赛当中,戚家军更强烈地暴露出心理素质极差的特点,也是在那次比赛当中,他们重复了几乎所有可能犯下的错误,在那次比赛当中戚家军中诞生了一个标志性的人物,那就是刘越,几年过去之后再提这个悲剧人物,有点不太人道,但我们还是感到一个主帅的性格与一个球队的风格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足以把一个球队的命运改变。

应变能力:戚务生在第一场对哈萨克斯坦队的比赛当中表现出的指挥若定的大将风度在几天之内就荡然无存。在与韩国队比赛之前,因为天气的原因,比赛推迟了一个小时,就在这一个小时里,韩国队针对中国队的出场名单做了相当细致的调整,而戚务生则坐以待毙。从这种变化当中我们可以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我们的应变能力的强弱与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成反比,压力越小,我们的应变能力越强,压力越大,我们越茫然不知所措。

在经历了四次冲击之后,第五次冲击奥运会的中国足球把所有的问题都已经碰过了,所有的错误都犯过了。所以当笔者想从中找出中国足球屡战屡败的某些悲剧性的重点之时,竟然看不出还有什么新的东西可以总结出来。我们在1996年的时候就已经是在重复着我们的失误、重复着我们的没有经验了。

在教训的基础上再重复教训,我们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亮色——唯一让我们感到满意的此次吉隆坡之战的几个亮点,在亚洲杯和十强赛上也消失殆尽,这种让人绝望的退步也把中国足球一点点的改革成果化为乌有。

在1996年,中国足球把他的奥林匹克之梦留给了新一代的健力宝小将们。

当下一年年初的时候,中国足球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人们不知道未来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现在我们知道了,但我们还是无法从中找出什么经验,我们只是重复着我们的命运而已。

头像